正文 第295章 留待评说

类别:       作者:路边的老猫     书名:王爷别怕,王妃没生气
    当长乐长公主看到家家扶着圣上出现在她和桑嫔密会的地方时,便知道她的事迹败露了。她垂着头,看着一个个灯笼照亮了她眼前的地砖,那上面的纹路弯弯曲曲,有一种混乱的美感。她喜欢这地砖,喜欢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宫廷,若不是身边的女子这般蠢的话,也许她以后可以一直呆在这座宫廷之中。

    其实也怪不得桑嫔蠢,她自己也急了,论镇定她也许真的比不上她一向看不上的平王,也许连他身边的女人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听说过珠花,那时先帝批阅奏折时会把她抱在膝上,有时甚至连看密报也不避着她。长乐长公主由此知道了程家有个聪慧过人的程三娘,小小年纪便知道为国事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“若此女是男儿身,好好教导,将来必是国之栋梁。”先帝当时这样说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微微一笑,假装天真地问:“为什么我们女子就不能当国之栋梁呢?”

    “小长乐也想当国之栋梁吗?”先帝捏着她粉嫩的小脸笑道。

    “长乐想为父皇分忧,为父皇做许多许多事。”长乐稚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,父皇等着。”

    可是父皇这话只是一句客套话,他尽管宠爱着她,却更看重他的几个儿子,他盼着他们成才,却没发现她远比他们都有才干。她原也恪守着本份,只想当一个备受恩宠卓尔不凡的公主,将来嫁一个妥当人家,过平平淡淡的一生;若是没有在武帼公府认识了白逸之,她或许永远都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娶过两次妻的狂生,哪怕被父皇高看了一眼,却不会被重用,可他依旧纯粹地活着,恣意地在长安城中游戏。以前她是决不会跟这样的人有过多牵扯的,但是这一次,她却似那等闺中不知世事的女子一般,默默收集白逸之的诗集,并为之倾倒。

    白逸之在长安城中红颜知己甚多,被外界传得最多的却是程三小姐,据说白逸之曾在酒后不止一次地称赞程三小姐有风范,可惜年纪尚幼,不能与之痛饮。

    曾被父皇称赞过的女子,如今又得到了白逸之的称赞,她还是武帼公的座上宾,这样一个女子也太惹眼了一些。那时她想到有克妻之名的平王,她一向也不喜欢平王,总觉得他像是藏着什么心思,是个不安份的,虽不知他背上这骂名是为了什么,倒是可以借来暂且一用。只是不知武帼公从哪儿窥破了她的心思,在程三小姐第一次入宫时让人护着她。

    她本也没打算在那一次下手,在见过本人后,也不打算再下手。这就只是一个世俗的女子,或许有几分豁达,却也只是这样而已,用不着她费什么心。再说她成了皇家媳妇,先前的谣言便就此打住。哪怕是如此,白逸之依旧是狂放不羁的白逸之,他的身边不会缺少其他女子,不管是姓姜的又或者是其他的,而她作为公主只能克制,就算她想让白逸之在为她的裙下之臣,她也不能这样去做。说白了,白逸之还配不上她,她得先跟相衬的人成亲才行。

    后来她也成了亲,孔驸马待她不错,两人也过着她所预期的相濡以沫的生活。可她已经发现自己并不想要这样的生活,平平淡淡的一生实在太无趣了,她本可以做许多事,而不是相夫教子草草一生。她也的确那么去做了。

    是她从皇兄那儿听说了常家一案的事,悄悄地透给了太子妃,这才有了太子妃因为担心外家失势被太子抛弃痛下杀手的事。显然他的哥哥并没有把他透出消息的事告诉查案的耿杰清,甚至没来问过她一句。

    太子一死,朝中就需要一个新的太子,几位皇兄才智平平都不堪重用,只有楚王还算出挑一些,可他又一直不敢明着站出来争那位置,而先帝又因为疑心这些儿子们,对她这个无害的女儿更加宠爱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十分怀念的那段时光,她的父皇听取了她在政务上的建议,并且时常夸奖她,甚至将她比作以前的一些名臣。但是这些称赞总会加了一句感慨她不是男儿身的可惜,长乐长公主已经不会为此可惜了,哪怕身为女子在青史上最多留下数行,她也可以做许多事。

    但是孔驸马却不喜欢她如此,甚至劝她少碰那些事,好好呆在家中,最好能早些生个孩子出来。这也是长乐长公主最为在意之处,为何她迟迟不孕旁人都来怪她?难道她生不出孩子,她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可怜虫了?可她又不得不顺应世人的目光,去上香求子,还得喝着那些调养身子的苦药,扮作十分想要孩子的模样让驸马也无可指摘。

    可是上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,在她拥有自己的孩子之前,驸马遇上事故生命垂危。这也许是上天的警示,怪她不该去收买敬懿皇后身边的丫头,但是她一向不喜欢敬懿皇后,那个女子自诩京中第一才女,却只是虚有其表。以前两人还会为了诗句争执,渐渐却不太理睬了,两人的观念太不同了。若有一日,真的是她的哥哥登上大位,遇事他向人求教会更听谁的呢?是他已经出嫁的亲妹妹,还是他一向爱重的嫡妻?

    她可不想让她的哥哥为难,她很清楚她和平王在圣上心中的份量还能一争,但是跟敬懿皇后却是争不了的。既然她已经开始为哥哥谋划,她当然要保证自己得到了最大的好处,总不能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既然上天要拦着她,她却偏不肯让上天如愿,她得怀一个孩子,得要一个不必她去孔驸马老家守节的理由。纵观天下,除了驸马,她愿意跟他生下孩子的也只有一个,他也凑巧来到了驸马府。之后的安排非常简单,白逸之一直都不知道那天在公主府的书房,与之春风一度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孩子,她最终没有保住。敬懿皇后死后,耿杰清查到了她这儿,就连先帝也对她起了疑心,不再愿意亲近她。果然,那时因为平王妃也怀孕,她临时起意的一石二鸟之计太过仓促,平王府不是那么好下手,她一向不喜的平王也是个有才干的,竟能把平王府看得这般紧,也不知是在谋划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她让人威胁平王府的秋夏,秋夏为了家人不得不听命于她。长乐长公主派人盯着秋夏的家人时,却让她的弟弟有所察觉,还记住了其中一个暗梢的模样,最终凭着这个,耿杰清查到了她。哪怕她及时清理了那些人,也已经来不及了,但又有什么关系,人生起起伏伏才有意思,她想要的很多,却不害怕失去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圣上似乎并不知道此事,其实就算他知道,他难道还会跟她这个妹妹一直计较下去?圣上是心软重情义的,她只要等待着,默默完成自己的部署,终有一天,她会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先帝也是对她心软的,哪怕她私下有些动作,也没有制止。也许他想过制止,只是走的太早还没到那个时候。先帝过世后,她帮忙圣上对抗张氏一派,也偶尔会帮圣上出谋划策,让她培植的人手一点点走到明面上成了圣上的人手。她看着在家中修佛,却做着许多事,很多的人命运都在她的手中,唯一不能被她左右的便是平王府和武帼公府。

    武帼公年事已高,她并不担心,至于平王府,也许未来的新帝会对付他。圣上无后,在选择继承人时,也问过她的意思,她知道圣上在原横和原泰两人之间摇摆,凭心而论,原泰比原横更适合,但是原泰自小养在平王府,定然不会跟她一条心,反倒是频频示好的原横更能听从她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听说圣上在病中打算封原泰为代王时,她便知道自己得出面阻止他。棋子是现成了,没有人比在圣上病后近身侍候汤药的桑嫔更适合的了。圣上因为贾皇后宫中的人被高娴妃责罚之事,一直冷着高娴妃,这才让桑嫔有了机会。桑嫔心大,却不希望只当长乐长公主的棋子,她想当太后,想从陈王的嫡子中选一个小的过继的。长乐长公主自然容不得她如此,这才有了这次的密谈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这或许都是圣上设计的请君入瓮,是她大意了,想也知道怎么会有人绕过她与桑嫔接触,那不过是一个嫔妃,哪怕陈王要拉拢也是拉拢现在受冷遇的高娴妃,这才是最有资格成为太后的人。

    一看到圣上走入平时无人会来的冷宫,桑嫔便吓得跪在了地上,大喊饶命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倒镇定些,跪下行过大礼后,便淡笑说道:“圣上的身子看来是好多了,这下臣妹也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?”圣上一脸戏谑地看着面上淡雅从容的女子,这是他的亲妹妹,从她微微用力的指尖他就能知道她在紧张。

    像是发现圣上语气不对,长乐长公主抬起头,无辜地看向圣上:“想来圣上定是听了刚刚桑嫔的话对臣妹有了误会。臣妹也不知桑嫔为什么会这样说,细细想来,定是有人想的挑拔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挑拔?”圣上冷笑一声,看向了边上跪着的桑嫔,喝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妾……妾也不知呀,是长乐长公主约臣妾来这儿的。”桑嫔结结巴巴地说,楚楚可怜地看向圣上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桑嫔娘娘约的臣妹,怎么这会儿却说是臣妹约了桑嫔娘娘呢?”长乐长公主愤慨说道,像是真是受了冤枉一般,连眼睛也红了,她看向圣上,又伏下身行了大礼,“请圣上明鉴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就是公主约的奴……臣妾,还说去其他宫殿太招眼,才约到了这儿。”桑嫔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刚刚说的要过继陈王之子,不然就不再投毒,还要告发长乐长公主,也是她教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桑嫔脸色一白,爬到圣上腿边想要求饶,却被圣上身边的太监架开跪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圣上冷漠地看着她哭得涕泗横流,问:“当年向敬懿皇后下毒的人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桑嫔哭声一窒,像是乱叫的鸭子被踩住了脖子一般,发出一声怪叫,她却混然不觉般大喊起来:“不是,臣妾冤枉,臣妾没有做过。是公主,是公主让人下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没有做过,为何要说是公主呢?”

    桑嫔眼珠乱转,却想不出答案,只能喊着:“就是公主,就是她!”

    圣上看向伏首不动的长乐长公主,问:“皇妹可有辩解?”

    “圣上还愿意听臣妹的辩解吗?圣上不是早就听了他人的话认为臣妹才是罪魁祸首,今日特地来问臣妹的罪的吗?既然如此臣妹也没什么可分辩的,请圣上赐臣妹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嫣然可曾有过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,你为何要如此?”

    “臣妹没有做过。圣上若不信,请赐臣妹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有做过,为什么平王府的那个下人的家人见过你府上的人?”

    “臣妹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和这贱婢时常私下见面,你的府上还有朕身上所中之毒的毒药?”

    “臣妹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不知,你以为你说你不知就能脱罪吗?”皇上怒吼道,因为用力过猛,身子有些踉跄,幸好家家一直在边上扶着倒没有栽倒。

    “若有人有心栽赃,安排一两件证据有什么奇怪的。圣上已然不信臣妹,我分辨再多也是无用。臣妹也不屑为了苟活学世间妇人作态,倒不如死了干净。现在去了,黄泉路上也许还能碰上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提母后,母后才不会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母后不会见我,也许母后更怨你这不分清红皂白的兄长。从小到大,臣妹何曾争过皇兄一件东西,皇兄怎么会怀疑臣妹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曾争过,可我每次得了东西,你都得了别人赞一声‘大方’,我却成了不懂事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闻言冷笑一声,像是受了伤害一般,倔强说道:“圣上要是如此想,臣妹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问不出结果,圣上的情绪又太万丈,便饮下了原横敬她的茶,谁知喝下后腹痛如狡。她惊慌地看向了原横,见他神色淡漠地倒掉了杯中的茶,目中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查到了许多事。怪不得当年,我的母妃与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是让我不要相信你,她定然是知道与我分别后凶多吉少,才会把最要紧的事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原横淡淡地说着,当初在宫中长乐长公主一向与他关系平平,若是她早几年跟他接触,也许就能发现他对她的异样,但是她是在知道圣上不会有子嗣之后才跟原横亲近起来,那时原横已经在那座冷清的太子宫里学会了隐藏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闻言,忽地笑了,她跌倒在地上咳出大口的鲜血。她想着太子妃也没有太蠢,可是后世又有几人能记得她,史书上可会有她的一笔?而史书上又会怎么写自己的呢?应该会有一些溢美之词吧,圣上是不会把她做下的事宣扬出去的,没有人会记得她的不好。她又想起当天杏花盛开的时候,有人曾经对她说“香雪已逐流云去,杏仙何故遗人间?”;是呀,不如归去,倒还尊贵一些,这一季盛开得他一声赞,便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长乐长公主来到北川王府的事并没有瞒住太久,暗卫发现后马上报给了圣上,圣上令人进入北川王府后,并没有发现长乐长公主的尸体,只看到了北川王的书房里有可疑的血迹。

    圣上召了北川王问讯,北川王却抵死不认,圣上没有办法只能让他离开。可就算他不认,长乐长公主底下的人却认定是北川王做的,一时间北川王在朝堂上很是狼狈,他原本的部署也都不能进行,倒让原泰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一日两人正好在门口遇上,原泰便上前跟原横聊了几句,原横并不想搭理他,后来见他挡在马车前才无奈探身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兄何必要如此,你本来就占着名份,只要收敛性子那位子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惠庄皇帝嫡子,为什么要收敛脾气,那女子说白了就是个庶女,打杀了又如何?”原横不以为意地说,见原泰并不赞同,便冷笑道:“本王从来没有怕过。”

    是呀,原横自来就是这个脾气,小的时候因为王家人站在蒋王那一边在朝堂上为难太子,他就打了王家的庶子,太子罚他,他还不服气。他从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,更不觉得自己还得收敛脾气,或者他曾经想为了某些事收敛过,可现在却再不想收敛了。

    原泰知道劝不了他,却也摇头叹息,原横最看不惯他如此,抬眼却看到他的马鞭上挂着一串武官造型的蜘蛛娃。当即,他就把那串蜘蛛娃扯了下来,跟原泰说:“这东西,你侄子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平王婶亲自做的。”

    原泰急忙想要拿回,要知道他自己都舍不得挂,这东西他一向是珍藏在书房,谁知昨日被他的儿子翻了出来,听说是挂在马鞭上保平安的,就硬要给原泰挂上。原泰见他也是一片孝心,只能由他挂着,正想着等会儿收起来藏到儿子找不到的地方去,别想到却让原横抢了去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这本就不是你配得的东西。”说着原横坐回马车里面离开了。

    原泰愣愣站在原地,恍然想起当年原横有多喜欢蜘蛛娃,他还不许别人也喜欢,听到几个堂兄弟在讨论这个总是摆着不屑的表情,好像看不上他们;现在想来,他是存着独占这份东西的心思,也难怪他对平王婶从不摆脸色。哪怕将来是他登上帝位,想来也会护着平王府的,原泰暗想,却又笑着把这个念头甩出脑海,这样的大任他也当得,不必非得嫡子出面不可。

    这年秋天,原泰被封为代王,开始替圣上处理政事。圣上除了早朝会露一下脸,平常时常都呆在寝宫休养,还有人谣传圣上信了道正在修行,想要打开天眼跟敬懿皇后再见一面,也不知在他驾崩之前是否如愿?

    珠花听说了倒是叹了一声,怎么那么多皇帝当着当着就去修仙了,在人间大鱼大肉不好吗?听说长乐长公主也为访仙友离开了长安,珠花倒认为这是她发现原泰是能代她撑起朝中大事的,便以访仙友为名去追寻自己的第二春去了。她并不知道长乐长公主跟敬懿皇后的死有关,平王一直也没有告诉她,也不知道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入冬之后,武帼公仙逝,珠花又哭了一场,伤心了好几个月还没有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明年我们出去走走吧?”平王看她翻出了一套武帼公送她的头面,又在那儿垂头不语,便心疼地上前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罢了,王府还有这么多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儿媳妇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不能顶事。”

    “团团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,早就开始管家了,何况她还是公主,许多事定然是会的。”平王说道。

    珠花一听觉得也对,却还是下不了决心,“交给她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。若她是个不好的,趁着现在我们还在,还能帮着家家处置她,为家家再挑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处置呀,媳妇是你们挑的,你们也太不留情面了一点。”珠花说着,又叹了一口气,“罢了,孩子们的事就随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家家,还是已经成为代王的原泰的未来,她都不想再多管了,他们自有自己的路要走,她也得放手去想想自己在这世间还想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年春天,一辆平平无奇的马车驶出了长安,车里只有平王和珠花。珠花看着身边的平王,也想不到他真的能放下在长安的一切陪她出去瞎逛。既然他敢,她也没什么不敢的,此生有他就已经足够了,细想想拥有一份真挚的感情,大概是重活一生最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她为此心怀感,后来却开始拖,而且后面有点小虐,不想细写。

    不知有没有人记得之前我提过的彩蛋,大家就看一看,也不要太当真——有没有人想过平王可能不是真的皇子?

    因为这条线太麻烦了,我就放弃了;我还放弃了武帼公和白逸之的感情线;还有家家和方九郎女儿的感情线。将来他继承王位后,原泰会把西越边上的两城给他当封地,再后来那里就自成一国,叫南越;武帼公的人马有许多给了圆圆,她的儿子…。感觉写下去会没完没了,还是完结了吧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一路支持(鞠躬),自己给自己撒把花,新文会在下周一开始连载,每晚七点(左右)见。

    白白了,我要去喝酒庆祝去。